昨天梅姬颱風來襲停班停課,屋外風狂雨驟,內心倒是平靜安穩,祈願大家都平安!也許老天爺給我這個颱風假,就是要我停下腳步,審視自己年過半百的生活,也期許自己未來十年、二十年…活得更有價值、更精彩。
在這個颱風天裡,不禁讓我深感時光飛逝,中護畢業至今已三十餘年。 對我來說,就讀台中護校,是我這輩子最正確且最重要的選擇。
 
我從小就被收養,養家是個嚴格的客家大家庭,而養父母沒有女兒,約莫五、六歲起就要包辦所有家事,不論在家生火煮飯、燒菜、洗衣、養豬餵雞鴨,出外上山採茶砍柴、下田種菜澆水、插秧割稻、曬穀……。
 
我好羨慕堂兄弟姊妹及左鄰右舍的同伴們,可以一起辦家家酒、打球玩耍、看無敵鐵金剛、小甜甜……等,而我總有做不完的家事,連功課都是晚上9點才開始寫。鄰居長輩常誇獎我做事勤勞功課又好,要他們的孩子多向我學習,豈料反遭同伴們排擠及霸凌,卻無處可逃,也無人能懂,"孤單"可說是我童年的寫照。
 
養父雖然表面上很嚴肅,但視我如己出,也很重視教育,三位兄長個個認真勤學 ,在耳濡目染之下,我從小成績相當好, 國中畢業考上新竹女中,但養父說如果沒有考上公立大學就要去工廠當女工,當時的公立大學錄取率相當低 ,我擔心無法考取, 又無一技之長,未來如何獨立生活?
 
幸好國中的班導師和健教老師,覺得我做事認真、負責又熱心助人,很適合學護理,以後當護士,不怕沒工作。又聽說台中護校是公立的、風評很好, 強力建議我們去考試。不料考試前夕颱風來襲、山洪暴發、道路柔腸寸斷,老師想盡辦法,帶著我們十個女生打著赤腳、翻山越嶺,好不容易才從新竹的山區趕到台中考試。
 
我們同學中只有兩個錄取, 我是其中之一。 但養父母希望我能住在家裡幫忙,就近分擔家務及農務,所以把我的成績單藏起來,然而天助我也,在報到前夕,竟不經意的被我翻到了,我欣喜若狂並且堅決要前往台中住校,養父母看我心意已決只好答應,在報到當天一早,帶著我搭金馬號前往台中,從此展開了我的新生活。
 
住校生活非常嚴格、忙碌、充實且精彩,學姊妹們互相照顧扶持,同學們同居四年,建立了的深厚的革命情感,師長們對我關愛有加、常委以重任,給了我許多學習待人處事的機會。
 
 護校畢業後考二專 ,竟差了一分沒考上台北護專, 我告訴自己:非北護不念,所以決定先進入職場再準備考試。幸運的,我應屆考上了護士普考, 進入台北市立中興醫院服務,雖然年紀小,但是秉持著中護精神,屢屢得到優良護理人員的殊榮肯定。
 
後來又陸續考上國立台北護專及國防醫學院在職進修班,在先生及公婆的支持下,完成了大學的學業,並且學以致用,表現在臨床工作上,對於主管交辦事項無不戮力以赴,得到了主管的賞識及許多接受挑戰和升遷的機會。 
 
就在面臨升遷之際,女兒被診斷為疑似自閉症,( 國二時教育鑑定為亞斯伯格症)當時早療資源欠缺,只能憑藉著兒科護理經驗,自己土法煉鋼。感謝當時的院長,接受我放棄護理行政職務,改派我到台大醫院接受語言治療訓練, 從此為我開啟了另外一扇窗,成為語言治療師, 不但幫助了女兒 ,也幫助了更多需要的孩子及父母。
 
女兒初上小學,第二天就不想上學,(她一向是非常好學的 )第四天見狀況不對, 隨即予一轉學,有幸遇見一位由特教班轉任普通班的湯老師,她對孩子的包容及因材施教,深深擄獲孩子的心,雖然偶有狀況,但都能迎刃而解 。然而小三時換了導師,做法迴然不同,孩子的狀況層出不窮,常得在學校醫院間奔波,但工作在身很難隨傳隨到,便當機立斷辭去公職,陪伴孩子成長。
 
為幫助更多孩子,減少家長的摸索及無助感,同時兼顧孩子、家庭與經濟,毅然決然成立了台灣第一家語言治療所, 從事自費語言治療。籌備中曾經致電請教一位資深的老前輩 ,當時她覺得個案來源不易,並不看好自費市場,這盆冷水並未澆熄火我義無反顧的決心,因為我始終堅信事在人為。
 
開業之初,真的是創業維艱, 為了孩子接下了學校家長會長一職又為了穩定收入,除在治療所內接個案,也到三重自閉症協進會及八里愛心教養院兼任語言治療師,發揮了中護努力且堅持的精神。做出口碑後,藉著家長的口耳相傳,和網路的無遠弗界,陸續有遠道從澎湖、金山、新竹、屏東、香港、新加坡、越南、上海、北京、山東、土耳其及奧地利來的家長,感謝他們的用心,不辭辛勞帶著孩子前來接受療育。也感謝這些可愛的寶貝們,帶給我的種種挑戰及成就感,在在都是我不斷努力向前的力量。
 
轉眼間自己開業已邁入第16個年頭,過去那些創業維艱的辛酸歷程已不復見 ,取而帶之的是滿滿的感恩。 感恩中護四年堅實的訓練及磨練,感恩女兒用病苦成就了我,感恩先生及家人的大力支持,也感恩自己能繼續在這份良心事業上堅持與努力,因為我始終深信:當你能活在自己的良心中,就能活在別人的口中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彭聆 的頭像
彭聆

彭聆語言治療所

彭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